一个年代的背影——盘点西藏的贵族庄园.jpg

“庄园”,这一从前遍及旧西藏的词汇,现在跟着一个年代的完毕而湮没在前史的尘土里。只要那些残存的遗址,仍然在昭示着它们从前的光辉和现在的落寞。

郎色林庄园:西藏现存最陈旧的庄园 

 
 

贵族庄园的四宗“最”

  庄园楼共有7层高,在第三层里有一个朱红色的16柱会客大厅,在庄园里柱子的设置是分等级的,除了喇嘛运用的24柱之外,这儿是等级最高的了。而在庄园座北朝南的楼体顶部,有一金光闪烁的法轮徽记,这表明庄园里从前诞生了。而朗色林庄园有别于其他贵族庄园的一个特征便是,在主楼面子朝东方的方位,还依附着墙体建筑了一列专供运用的经楼。[具体]

  站在朗色林村一望无际的旷

野上,看着正在废墟上缓慢修正

的暗色庄园,与偶遇的庄园里最

后一位奴隶曲桑谈天,这时一切

的谜底就像曲桑脸上那犬牙交错

的皱纹样在一点一滴地被掀开。

700年的显赫韶光

  与这雄伟庄园相匹配的,则是庄园主人那代代显赫的位置和身份。这个宗族里曾出过很多闻名人物,包含贡嘎县陈旧的多吉扎寺的两位,大学者·罗桑益西和原西藏嘎夏政府的噶伦,最终一位即原西藏当地政府的四位孜本之一,朗色林·班觉久美。[具体]

 

贵族日子的活标本

  除了学习印度传来的英国日子方式,其时的贵族以在庄园林卡中栽培各种树木为时髦。郎色林一家从前数次从印度购买树种,驱赶着马帮、牦牛的运输队要渡过酷热的恒河、翻过天寒地冻的喜马拉雅山,一路行进数千公里,才干回到藏区。[具体]

帕拉庄园:旧日贵族庄园 “倾诉”西藏变迁 

 
 

帕拉庄园:西藏农奴的现代回想

  从江孜县城西南方向出来,驱车四五公里即至班觉伦布村,帕拉庄园就消失在这村落之中。作为仅有一座保存完好的旧西藏三大领主贵族庄园,它留存着西藏民主改革前的那段前史回想,向人们叙述着农奴与农奴主之间大相径庭的日子。庄园共有房间87间,包含贵客厅、议事厅、经堂、卧室、日光房等。巨大的庄园大门斜对面,便是一个矮小的农奴院。[具体]

  现在,农奴们早已翻身做了

主人,旧日农奴们的悲惨日子已

成为前史,仅有留下了一座帕拉

庄园,向世人倾诉着旧西藏贵族

和农奴的两种天壤之别的日子。

旧日贵族庄园 “倾诉”西藏变迁

  37座庄园、12个草场、3000多名农奴供使唤,喝法国的红酒、抽印度的卷烟;150平方米奴隶院住着60多名农奴,每人每天一勺糌粑,捉襟见肘食不果腹--这是60年前西藏的贵族和农奴日子的真实比照。[具体]

 

帕拉庄园:旧西藏农奴制的缩影

  在江孜县江热乡班觉伦布村,西藏仅有保存完好的封建农奴主贵族庄园——帕拉庄园位于于此。在旧西藏,三大领主占有着95%以上的土地和生产材料。帕拉庄园正是这三大领主奢华日子、农奴血泪史的一个缩影。[具体]

霍尔康庄园:留存在甲玛的万户侯回想 

 
 

陈旧庄园

  “‘霍尔’是藏族人对蒙古人的称号。霍尔康宗族这支蒙古血脉在200多年前迁移到今天的甲玛乡赤康村。而‘赤康’翻译成汉语便是‘一万’的意思,赤康村也被称为‘万户府’。其时西藏曾被分为十三个万户,赤康村便是总管十三万户的万户长的驻锡地,后来为霍尔康宗族一切。”[具体]

  霍尔康宗族中最为现代人所

熟识的恐怕便是为西藏平和解放

及民主改革等做出重大贡献的阿

沛·阿旺晋美了。霍尔康庄园见

证了阿沛·阿旺晋美人生中最快

乐的幼年韶光。

 

旧日光辉

  在墨竹工卡县甲玛乡有一处甲玛景区,这儿最重要的景点除了松赞干布纪念馆,便是西藏霍尔康庄园了。位于在庄园遗址上的陈旧城墙似乎在向今天的游人倾诉着尘封的前史。旧日庄园的光辉从那些残存的建筑中仍然可见一斑。[具体]

 

旅行胜地

  现在的霍尔康庄园不再是当年烜赫一时的万户侯驻锡地,前史的沉积赋予它异样的美感,配合上现代化的展馆、餐厅、宾馆等配套设备,这儿被打形成别具神韵的旅行景点。在霍尔康庄园景区内,游客能够进行丰厚的文明体会。[具体]

凯松庄园:从贵族庄园到西藏民主改革第一村 

 
 

雅砻河谷的美好村

  42年前的春天,凯松庄园的400多个农奴自发成立了西藏第一个农民协会。在共产党领导下,炸毁封建农奴制度的民主改革,就从这个小小的村落拉开了前奏。从没有人身自由到当家作主,从泪水涟涟的惨痛日子到欢声笑语的兴旺日子,从目不识丁到寻求现化文明,一代代凯松人日子的变迁,浓缩了西藏半个世纪的沧桑。[具体]

    从旧日农奴主的庄园到现在

昌盛安稳、蒸蒸日上的新凯松,

这是西藏乡村开展前进的一个缩

影,更是西藏公民在党的领导下

,迈向小康美好之路的真实写照。

 

克松村边巴次仁的“格巴桑波”

  在边巴次仁的回想里,庄园主权力“真实太大”了,“他们有监狱,不听话的人就被动用惩罚抽打,乃至处死。咱们只要干活才干生计,而咱们没有房子、没有田,吃不饱、穿不暖,过着牛马不如的日子。”[具体]

 

西藏乡村开展前进的一个缩影

  “贵族的太阳落下去了,咱们的太阳升上来了!”1959年,西藏实施民主改革,凯松村乡民第一次具有了归于自己的产业。所以,凯松人把这句话写入了前史,凯松成了西藏“民主改革第一村”。[具体]

阿沛庄园:陈旧庄园展新颜 

 
 

奇特的传说

  传说,在公元7世纪前后,吐蕃第七代领袖直贡赞普被杀后,夏赤、聂赤和恰赤3位王子逃到了工布区域。为了寻觅安身之地,他们向天祈求,聂赤朝天上射了一箭,箭头落在了阿沛庄园建筑的当地。所以,聂赤高兴地说了一声:“阿沛。”意思是“命运把我安排在了这儿”。所以,就在此制作了庄园。[具体]

  虽然曩昔那雄伟壮丽的场景

已不复存在了,但乡民至今仍以

阿沛·阿旺晋美而骄傲和骄傲。

阅历了风雨洗礼后,阿沛村家家

户户都过上了美好日子。

前史的礼赞

  索朗多布杰说:“当年,我作为阿沛·阿旺晋美的私人秘书和侍卫伴随阿沛·阿旺晋美前往北京,耳闻目睹了‘十七条协议’的商洽和签定,亲眼目睹了新西藏的开展改变。”[具体]

 

美好的日子

  走进阿沛新村,一排排巨大宽阔的两层藏式高楼美丽整齐、装修一新,在高高飘扬的国旗下显得分外奢华和气度;家家户户的房前屋后都种满了奇树异草和各种果树,点缀着美丽的家乡,吸引着南来北往的游客。[具体]

完毕语

藏族的一首民歌中唱到“高高的喜马拉雅山,堆的是农奴的白骨;滚滚的雅鲁藏布江,流的是农奴的血泪”,就真实地反映了奴隶所遭受的磨难。42年前,一场革新改变了这一切。“民主改革带来最大的改变便是咱们这些在庄园主眼里牲口不如的奴隶,真实成了主人。”从没有人身自由到当家作主,从泪水涟涟的惨痛日子到欢声笑语的兴旺日子,从目不识丁到寻求现化文明,旧日贵族庄园农奴的日子变迁,浓缩了西藏半个世纪的沧桑。

  本期责编:翟新颖 录入:翟新颖